圖文引用自30雜誌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marticle/url/d/a/110706/30/2ukg2.html?type=new&pg=1

更新日期:2011-07-06 記者:《30雜誌》作者=楊倩蓉

今年再度奪下金曲獎歌王的周杰倫,上台領獎高聲喊:「 方文山說留下來挺我,挺我是對的。」10 年來,周杰倫歌曲橫掃歌壇,金曲背後,有兩個最重要的作詞人,一位是方文山,另一位是黃俊郎。他們兩人都不是音樂世家出身,卻一起打出了流行音樂的江山。
在這個理當爾虞我詐的江湖裡,大家莫不以防人之心走跳其中,偏偏三人喜歡感情用事,功成名就之後,忙著呼朋引伴,有福同享。

外面的江湖,比名利、比銷售、比創作,更比前途;他們三人比的是朋友間的氣度,甚至比傻氣,只有清楚自己要做什麼事的人,不會互相嫉妒,懂得欣賞別人優點。

這是什麼樣的情誼?在成名後反而更英雄惜英雄?
「如果能選擇的話,你希望讓什麼重現?」

黃俊郎答:「江湖。」方文山則寫下:「讓距今1500 年南北朝五胡亂華的盛況再次重現。」

乍看之下,江湖與五胡亂華是不同的答案,但仔細分析,五胡亂華讓人聯想到當時以嵇康、阮籍為首的竹林七賢風采,他們崇尚老莊道家哲學,重視精神層面而不拘禮法,脫俗性格與拔尖才情,就是兩人心中的理想世界。

在他們的江湖裡,沒有武俠小說裡的刀光劍影,也沒有現實社會中劍拔弩張的競爭氛圍,更沒有教條的束縛,而是思想與創作的百花齊放。

方文山,華人界最重要的作詞家,他的詞常洋溢著中國風,從《娘子》、《青花瓷》到《蘭亭序》等,被稱為「現代李白」,又常被稱為周杰倫的御用詞人,因為周杰倫的金曲背後,方文山是重要推手。

而人稱鬼才的黃俊郎,既是畫家、作家也是作詞家,他為周杰倫作的詞《以父之名》、《牛仔很忙》等,被譽為在歌詞創作上有極大的穿透力。

一個是流行味十足,具有東方文人式的飄逸風格;一個是全然地非主流,充滿西方哲學論述式的穿透力,乍看之下,兩人截然不同的個性與創作態度,為什麼會彼此惺惺相惜,結為逆交?

方文山曾說:「一個人對生命的態度,可以從他的創作中看出。」他的成名之作《娘子》,就以一種看盡世事的滄桑,來表達對現世的看法:「世事看透,江湖上潮起潮落,什麼恩怨過錯,在多年以後,還是讓人難過。」

而黃俊郎則在《牛仔很忙》裡用幽默的口吻,撥點現世的虛偽:「很多人不長眼睛,囂張都靠武器,赤手空拳就縮成螞蟻;你們一起上,我在趕時間,每天決鬥觀眾都累了,英雄也累了。」

這種厭倦比前途、比名利、比教條的處世態度,重視的卻是格調與才華的氣度與精神層次,在五胡亂華動亂的時代被稱為「魏晉風度」,蔚為時尚;在世事劇變的今日,他們的「竹下之風」同樣讓大眾驚豔,與其稱為華人流行歌曲界的重要詞人,不如稱他們為華人流行歌曲界的竹林二賢吧。

任何價值,把時間軸拉長就有意義了

價值,是前途、名利,還是眾人眼中的流行?大部分的人因為不清楚自己要什麼,總是選擇跟著人多的那一邊走。眾人眼中認為沒有價值的東西,為什麼在兩人眼中,卻變成無價?當大家都視傳統為包袱急欲拋棄時,方文山卻以中國風開啟華語流行歌詞新一章,把包袱變成流行,他了解,只要把時間軸拉長,就有意義了。而向來以天地為羅帳,不受拘束的黃俊郎,當別人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又過了一天時,他卻能在每一天的生活裡不斷找到新價值。

只要是跟歷史有關的東西,方文山都非常熱中。在不到3 坪的辦公室裡,從牆上到書桌,從地上到門外,舉目盡是各種年代的斑駁生鏽鐵牌,瀰漫在這個小空間裡。

歷史之於方文山,是一種溫度,是他在世事看透裡,可以藉遙想當年來抒發自己的情懷。從《青花瓷》歌詞裡的意境到老舊的鐵牌,別人看不到的價值,他卻在歷史的長河中看到它的珍貴。就像他所蒐集的鐵牌,乍看之下是一堆雜亂無章的破銅爛鐵,但是從抗戰時期、民國初年、日據時代與光復初年的車牌他都盡情網羅,就算一時找不到,他還有相關文獻資料與黑白照片。如果把這些車牌按照年代一字排開來,就有了歷史價值。

方文山與黃俊郎對談,彼此對創作、對價值觀、對朋友間情誼的看法究竟是什麼?以下是他們精彩對談:

黃俊郎:「 文山是一個非常重感情的人,所以他對歷史都很有興趣。人成名之後多少需要一些奢侈品來符合身分,但是他從來不care。」

更多文章請上30雜誌網 www.30.com.t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點石成金,自費出版的貼心好伙伴。圓夢交給點石成金一切搞定!

加入「點石成金粉絲專頁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點石成金心文創 的頭像
點石成金心文創

點石成金 訂製出版

點石成金心文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